健身私教 缘何变“乱教”?

撰稿∣晨 阳

里约奥运会的如火如荼,在广大市民中又掀起一股健身热潮。随着这几年全民健身运动的日益普及,各种健身场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潮流商圈,在居民社区,都可以发现健身场馆的身影。而去健身房锻炼,请私人教练,正在成为人们追求健康生活的新潮流。

虽然人们都期待健身教练能帮助自己练就广告中的标准身型和体格,然而近来健身过程中的猝死悲剧事件也时有发生。这些看似蒸蒸日上的健身私教行业,底下却是一片泥沙搅动的浑浊,乱象丛生……

健身意外时有发生

2016年7月4日,年仅20岁的年轻女孩小李,在上海徐家汇的一家健身中心运动训练约3小时后,猝然倒地。健身房工作人员虽然在第一时间对其采取心肺复苏进行急救,但遗憾的是,小李最终不幸身亡。

无独有偶,2016年6月在西安,也同样发生过类似的悲剧事件。33岁的陈先生因为体形偏胖想瘦身,6月13日在一家健身中心花了16000多元办理了健身卡,其中6800元是私教费用。然而第二天首次去健身房锻炼,就发生了意外。据陈先生的母亲透露,“儿子在私教的指导下锻炼,随后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症状,再到后来人就昏迷休克了”。40多分钟后120将其送至医院后已无生命体征,经抢救无效死亡,医院的死亡证明为猝死。对于诱发儿子猝死的原因,在陈先生的母亲看来,与健身中心有很多关联,更何况儿子是请了私人教练的。

除了猝死这种极端的案例,随着健身房产业急速扩张,私教指导致伤致残的案例更是频发。

健身私教

2015年12月一位会员在北京国贸CBD里一家健身房里锻炼时,突然摔倒,而他在摔倒前,正在做俯身高抬腿,这是对跟腱使用强度很高的蹬踏动作。当时,私教还在和其他会员谈笑聊天,以为并无大碍。然而在送去医院检查后,这名会员被诊断为跟腱断裂。有业内专业人士指出,这与私教的指导不当有关:会员身材偏胖,不适合做这个动作。最终,健身房和那名教练赔偿了会员十多万元。

2014年,岳阳市岳阳楼区法院也曾审理过类似案件,原告在私教指导训练时摔倒,导致左膝前交叉韧带断裂,被认定为八级伤残。2015年5月,南京一名研二女生,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健身连锁机构购买了价值4500元的私教课程,跑步机8公里、深蹲、举铁练习,三个月练下来,她右膝盖开始疼痛,医院诊断结果是右侧膝盖内侧半月板后角二度损害,医生说她这辈子都不能爬山了。

证书最快七天练成

健身猝死事件,究竟和健身房和私教有没有关系,需要通过法律进行公正裁定。不过这些意外悲剧的接连发生,却足以让人们的目光聚焦私教这一行业。帮我们塑形健身的私教,怎么就反而成了损害健康的“元凶”?有业内人士一语道破:由于私教行业入职门槛低,大部分教练没有任何资质就能上岗,还有一些机构开了速成班,短短几天培训就能拿到国职证书当教练,有证书不等于专业。

记者曾探访过沪上几家健身中心,展示在墙壁上的教练头衔五花八门,最常见的是由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发的《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简称国职)。事实上,我国对健身私教的准入并非像医师一样有强制要求。对于国职证书,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的工作人员曾表示,健身教练属于水平评价类别,并非持证才能上岗,其仅作为一个评价参考指标。有业内人士透露,全上海的健身房具备权威机构颁布证书的专业教练大约仅占三成,其余大都通过所属健身房企业进行短期培训,获取行业认可。

健身私教

大多数健身房都会聘请有相关资质的教练,在规模较大的健身房,国职往往被当做最低门槛,在行业内的认可度较高。而在一些二三线城市,健身房的入职门槛则会更低,即使没有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等资质,想成为一名私人教练也并不难。

健身教练的“国职”证书由国家体育总局颁发,这种官方背景让不少健身房的私教觉得,这是一个有说服力的认证。而实际情况是,国职考试难度低、通过率高,学员最快七天就可拿证。根据《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鉴定申报条件》的规定,经初级正规培训达到规定标准学时数,并取得结业证书,即可报考国职初级证书。即使没有任何相关从业经验和专业知识的人,也有报名考试资格。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教透露,一般情况下,“国职”证书的培训期为七天,只需要出3000-4000元不等的培训费,教材是国家体育总局指定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材:健身教练》,培训机构也会给出内部教材,“基本就是针对考试内容进行培训”。他说:“一个智商正常的人,七天里了解些基础知识,背背题库,考过国职完全没有问题。”

据介绍,理论考试是第一项,之后是体能测试,必须通过体能测试才能参加最后的实操考核。试卷满分均为100分,实操与笔试达到60分即可通过。但如果要成为一个合格私教,需要对人体肌肉、骨骼结构,运动力学原理、营养学等等有系统的了解。初级国职证书的教材并不教授健身的方法和原理,学员不明白为什么,也没法教别人。在这位私教看来,国职更多是针对行业的基础培训,只是代表一种初级的入行能力,通过考试者与一个好教练还差得很远。

这名私教还介绍,健身中心面试私教的时候先看外形,问一下简单经验,了解一下业绩和业务能力,没有证不要紧,马上可以参加培训,也基本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拿一个最基础的“国职”证书,就可以上岗了。等有了基础的证以后,私教再交点钱,可以考别的证(如体适能、产后恢复、身体塑造等等),一名从业多年的教练持有20多个证很容易。

健身私教

相较于国内私教的低门槛,美国私教要通过美国国家体能协会(NSCA)的注册体能训练专家(CSCS)认证,这项认证要求报考者必须是大学本科学历,并获得心肺复苏术(CPR)证书,考试的通过率非常低。高门槛不仅是专业的象征,更是为消费者的生命安全负责。

2015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发布的《2015中国健身教练职业发展报告》称,在私教行业,入职1-3年的“新人”中,52%的人有专业背景,其余的48%为没有专业背景。许多健身教练都是零基础进入健身行业,其中体院刚毕业的学生、转业军人、学舞蹈的或者平时有健身习惯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健身教练。当大批不专业私教活跃在健身市场里时,就产生了恶劣影响。正是因为私教水平参差不齐,在私教指导下致伤致残的案例时有发生。

“售课”重于“授课”

对一些健身房来说,教练能卖出课程,留住会员,创造业绩才是王道。

2016年3月,记者曾探访过上海新开的一家健身中心,工作人员在如数家珍般地介绍了他们的场地是如何宽敞,器械如何先进一流后,当即安排了一名私教为记者做体测。脱掉鞋袜站上仪器,手握带有感应装置的把手,一分钟左右,测试结果出来了。这名私教拿过测试单,边看边拿起纸笔,开始制订详细的健身计划。随后他开始给记者上免费赠送的私教体验课,其间不断地向记者阐述健身私教的重要性,希望记者能上私教课。体验课过后,根据记者提出的减脂要求,他还制订了一个50节课程的健身计划。“我们目前一节私教课程收费300元,参加的私教课程多,还可以给予很大幅度的优惠。”这名私教介绍。在现场,记者也确实发现了不少健身者在私教的指导下单独进行锻炼课程。

记者暂时回绝了这名私教购买课程的建议,但和他添加了微信。随后的几天,他时不时地通过微信提醒记者前来健身并购买私教课程。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上海很多健身房的盈利主要来自会员卡和私教课,作为卖课主力,私教的业绩直接决定着他们的收入,不少私教被迫成为销售。在他看来,私教职业已经不是单纯的把健身学员教好,更多的是给老板一个漂亮的“业绩单”,当然“业绩单”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收入。

这名业内人士介绍,健身房的私教每个人都有业绩指标,按月计算。如果没有达到指标,只能拿底薪(1800-2000元)和上课费用(价值300元的一节课,教练上一节可提75-80元,供参考,不同品牌不同)。如果完成业绩,再有按照销售业绩提成的数千元奖金,如果一个初级私教每个月完成销售指标,正常上课,底薪加提成加课酬可以达到8000元左右。更高级别的教练的业绩提成往往更多,当然更高级的教练上课薪酬也不同,底薪也更高,高级别教练或者销售业绩特别好的人拿到两三万的月收入也很常见。

一旦成为一个健身房的教练主管,除了按照正常教练拿上述酬劳以外,还有与整个团队销售业绩挂钩的提成。因此,销售业绩好的健身房,主管的收入是很可观的,拿到六七万元一个月也是有的。不少私教还担负着销售营养补剂和衍生产品的销售指标,有30%以上的高提成,而且完不成指标没有惩罚,所以很多教练也乐意做这个业务。

然而,私教如果完不成指标,除了拿不到销售提成,还可能被解雇。即便是教练主管,如果团队完不成业绩,也可能被卸任,或者承受一些变相惩罚。上述这名业内人士透露,曾有教练主管被上司强迫买了一块四五万元的手表,按老板的话说,钱只有花了才懂得赚。你用好的东西,也代表公司形象……

“很多健身机构里最抬得起头的是那些会卖课的,而不是会上课的私教,这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上课质量和消费者体验。一边努力卖课,一边应付上课成为大多数私教的日常状态。”这名业内人士说,为了保证收入,整个人的心思基本都要放在销售私教课上,甚至每天连自己锻炼的时间都很难保证。

他介绍,其实大部分初次来健身的人,找教练主要更多关注的是他们的身材和颜值,基本上不会考虑去查看私教的资质。因此,往往都是听自己的私教做自我介绍,如曾拿过健美比赛的奖项等等。大多数的人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也促使健身房在招聘私教时的要求也有所改变,身材好、颜值高、能说会道、销售能力好成为主要衡量标准,而对其相关资质,则睁只眼闭只眼不做硬性要求。这样的素质要求,使得健身房私教首先是个“售课者”,其次才是个“授课者”。

行业管理亟须规范

除了私教水平的良莠不齐,“不签合同”“没有发票”等私教行业种种“惯例”也让消费者维权无门。

上海市民孙小姐在家附近的健身机构办了一张健身卡,2500元的健身会员费加2500元包含10次私教课,但她没有拿到任何私教的合同和发票。去了5节私教课后,孙小姐印象最深的不是此前承诺的瘦身减脂训练,而是私教滔滔不绝的营销,催着她继续购买其他课程,完了便撒手而去让她一个人锻炼,感觉完全不像消费前宣称的那样专业。

dssss

一位从事私教行业的体育学院毕业生告诉记者,这是典型的营销策略,一般一个健身机构有二三十位私教,只有两三位是顶尖的,他们也成了首席营销员,专门上体验课,往往以优惠为名不签合同不开发票,而一旦消费者购买课程后,就会换其他教练上课,此时再想维权就难了。前述的那位业内人士透露,健身房基本不协调客户和教练发生的销售纠纷,放任教练用各自的方式去完成销售。如果真的发生客户和教练的纠纷,健身房可以说这是个人行为,也可以随时解聘教练,因为很多教练也是兼职,很多全职的教练也未必都有雇佣合同。

此外,一些“先卖卡,再开健身房”的小规模机构更存消费风险。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几乎是行业的统一做法,将卖卡所获得的资金作为门店启动资金,不同之处就在于,大品牌抗风险能力强,而小机构更容易发生“圈钱跑路”。

据行业内部的不完全统计,全国包括瑜伽、拳击等各类健身工作室在内的健身机构已超2万家。仅在上海,这一数字达到3500家。其中,规模最大的品牌“一兆韦德”旗下门店仅70多家,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小而杂”的机构占据半壁江山,其中不少是一些私教自己出来单飞开设的健身“工作室”。

针对健身私教行业的种种乱象,不少专家呼吁,国内的健身私教行业,是时候严格把关了。运动健身正由过去的时尚“尝鲜”变成一些人的生活“常态”,越来越多的人对健康的认识提高到新的高度,愿意在健康上投资,这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国家相关的管理制度和规范也亟须跟上。

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李世昌表示,现阶段体育健身的市场已经在急速形成,政府部门应该关注起来,对从业人员设置硬性的准入门槛,定期检查与监管,对不符合标w准的企业甚至进行取缔。南京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史曙生也认为,对于健身教练行业的监管确实存在盲区,改革尚有空间。他建议,可以把健身教练的培训和认证完全交给行业协会、非政府组织等,允许培训品牌竞争,政府部门同时进行严格的监管。

weinxin
斐堡健身学院
IFBB国际健美联合会官方合作伙伴,中国健美协会官方合作伙伴,实战派健身培训倡导者,改变中国健身教育,斐堡正在行动!
咨询教练微信:17319173493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