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行业是否需要职业经理人

虽然近几年兴起了全民创业的风潮,但在多年前我进入健身行业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过创业的事,一直希望自己将来有一天能成为一名职业经理人,工作敬业、专注、严谨,能带好团队。

那时中航时尚(原中航健身,现在这个名字改的也够别扭的)的副总郑文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我努力的榜样,希望有一天也能把工作做到像他那样。

8月4日,中航时尚发布公告,郑文斌因个人原因辞去其担任的公司冻水、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职务,相关工作已完成交接。这则公告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梦想,我在想,目前的健身行业需要职业经理人吗?

健身行业是否需要职业经理人

我眼中的中航时尚

在深圳的健身行业,中航时尚曾长期领跑,从2008年引进风投,到2009年冲击创业板,与深圳同行的差距曾经非常大。十年前思妍丽的一位大佬曾跟我说,中航时尚当时的美容业务能排进全市前十,美容行业本身比健身行业大得多,这块业务早年让众多健身同行垂涎不已,也成就了中航时尚很多年,。

但在健身市场迅猛发展的当下,过往的成功可能是如今的累赘。从2013年开始的最近一波健身市场行情中,中航时尚连汤都没喝到几口。近两年反而继续在美容、养生等项目上面加注,甚至出资1000万投了深圳太空科技有限公司,过去两年新增的4家会所也没有出现业绩较好的主力店。

2013年至2015年中航时尚的营收分别为194,236,397.40元、206,883,827.28元、216,917,099.88元,在新增4家会所的情况下,这种营收个位数的增长,其实是一种显著的失败。

同期中航时尚员工调整频繁,过去的两年因为各种原因,健身业务的老员工基本换的差不多了,许多教练带走健身房的客户去做自己的工作室,或开自己的健身房。要知道此前很多年,中航时尚的员工流动率一直保持在一个极低的水平,这种骨干员工的大换血,必然会对日常经营造成影响。

而早年中航时尚在品牌、硬件装修、管理方面具有的优势,随着这些年大量外地健身品牌蜂拥而至,意图填平深圳健身市场这块洼地,这些曾经的优势一夜之间荡然无存。在竞争日趋激烈的深圳健身市场上,中航时尚尽显颓势,其北京店、天津店的表现更是差强人意。

尽管中航时尚近期挤走力美健开金光华店,还试水小型工作室,但动作仍然太慢。跟近几年在深圳快速扩张的那些外地品牌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郑文斌与中航时尚

中航时尚的老板王岚,光环无数,不熟悉的朋友可自行百度。另一个在企业发展中作用巨大的人物郑文斌却不怎么被人关注。

郑文斌1995 年7 月进入中航康体任总经理助理。2003 年11 月起任公司的副总经理、董事, 2011 年5 月任副总经理、董事、财务负责人。

王岚1995年1 月至1995 年7 月任深圳中航物业公司投资部门项目经理。1995 年5 月任中航康体董事。2003 年11 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从时间上看,郑文斌仅比王岚晚数月进入中航康体,而中航康体第一家福田会所是中航时尚涉足健身业务的开始。从职位上看,郑文斌也一直担任王岚的副手,二十年的风雨兼程,共同推动了中航时尚的发展。但就是这样一位人物,却很少出现在聚光灯下。

郑文斌所持公司股权

中航时尚的前身中航消闲成立于1998年11月25日,实际控制人为中航技深圳,纯粹的国企。2003年11月20日,王岚以252.29万元受让原股东持有的中航消闲70%的股权,郑文斌以16.71万元受让原股东持有的中航消闲5%的股权;同日王岚以123.5万元受让原股东持有的中航康体95%的股权,郑文斌以6.5万元受让原股东持有的中航康体5%的股权;。2007年12月,中航消闲以310万元收购中航康体100%。至此,公司的股东变为两人,其中王岚95%,郑文斌5%。

2008年深港优势进入获得15%股权,郑文斌的股权稀释为4.25%。2010年东方富海进入获得5.73%的股份,郑文斌的股权稀释为4.03%。2015年底,公司增资引入公司员工持股的合伙企业,郑文斌的股权稀释为3.64%。

在2003年那两场现在看来仍颇具争议的股权变化后,王岚与郑文斌的股份比例几乎没什么变化(王岚曾出卖出少量老股给东方富海)。郑文斌从最初5%的股权,到现在中航时尚挂牌新三板后的3.64%股份,其股份比例的变化主要是新增股东时股份稀释所致。

郑文斌职位也一直没有变化:董事、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但郑文斌所持的股份比例如此之低,并不像一个公司创始人所应有的股份比例,反而更像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持有的股份比例。

员工持股名单中缺少的人

在2015年底,中航时尚增资引入了由70 名员工和中和力恒设立的中和力恒合伙、中和力恒二期合伙、中和力恒三期合伙等三家投资者,合计持有公司4460130股。

此次发行价格为5 元/股,这个价格其实是有较大折扣的。要知道东方富海2010年进入时的持股价格是7.28元/股,远高于6年后的这个发行价格。

其中王岚在中和力恒合伙中直接持有3781140的财产份额,间接持有公司股份1.66%,并通过占股95%的深圳市中和力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三个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来控制三个合伙企业。一般的普通合伙人能得到合伙企业20%的收益,简单可换算为公司收益的1.9%,所以王岚是本次增资引进合伙企业最大的受益者。

而郑文斌虽然自公司成立起就一直担任高管,并在2003年中航消闲股权发生转移后成为王岚之外另一个持有公司股份的人,但在这次的员工持股计划中竟然没有他的名字,显然有点不正常。或许其早已萌生去意,之所以现在才辞职,是因为公司挂牌的需要才拖了许久。

行业内为什么少有职业经理人

国内具有一定规模的优秀健身企业中,鲜有听说有职业经理人什么事。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个人认为主要原因有几个:

1、健身行业发展的时间太短,国内优秀的健身企业续存时间最长的也就十几年,创始人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仍奋斗在一线,绝对控股企业,其他高管人员即使持有少量股份,面对大权独揽的创始人,也没什么意义,几无话语权。

2、目前优秀的健身企业的大多是从零起步,企业发展历史上基本没发生过什么股权变化,创始人的经营管理能力也都是所在企业最优秀的,不仅掌握着企业的所有权,经营权也从未旁落,其他人鲜有机会能完全掌握企业的经营权。

3、健身企业普遍采用预收费模式,使得创立自己的健身企业所需要的起步资金可以很低,至少过去这几年是如此。一个经营能力强的管理人员,很容易就可以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健身企业,甘愿长期往职业经理人方向发展的人少之又少。

控制人独大也有风险

中航时尚作为公众公司,有完整的三会一层(三会:董事会,监理会,股东会;一层:高管层)治理结构。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个议事规则往往并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在股东大会上,创始人王岚持股超过70%,绝对控股。在董事会上,不管两位独董立场如何,原来王岚、王炎、郑文斌三人也能完全控制,接替郑文斌的董事人选如果来自投资机构,或许会让原来这种控制局面发生变化。在高管层,王岚直接担任总经理,风闻管理风格强硬,说一不二,在管理层方面也有足够的控制力。监事会按照设计原理是与董事会相互制衡的,但在实践中发挥的作用向来有限。

这种创始人独大完全控制公司的状况可能会长期存在。王岚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公司的所有经营及决策,通过股东大会、董事会和高管层能够对公司的资本支出、人员任免、发展战略等方面产生决定性影响,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控制不当的风险。

现在健身行业内有许多企业都在筹备挂牌新三板,而成为公众公司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建立三会一层的治理结构,且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需要更多的高管人员,理论大型健身企业上引进职业经理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企业现有的管理人员也将逐渐向职业经理人模式靠拢。

但现实中职业经理人大多有责无权的状况却不容乐观,加上健身行业各种新的经营管理模式的兴起,悲观点看,很长一段时间内,健身行业可能都少有真正的职业经理人出现。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平台“不负春光”。

weinxin
斐堡健身学院
IFBB国际健美联合会官方合作伙伴,中国健美协会官方合作伙伴,实战派健身培训倡导者,改变中国健身教育,斐堡正在行动!
咨询教练微信:17319173493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